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全年固定公式规律永久性 > 文章内容

785 大结局 8000字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09-29 阅读:

  春城在哪儿,顾南和张氏都不知道,俏俏如果嫁去了那里,别说一年半载了,恐怕十年八载也回不了一趟娘家。

  抱有这样的想法,任凭关珏说破天,两人就是不松口,把事情推到了顾雅箬身上。

  关珏做了很多的保证,都没有让两人答应,最后无功而返,有些不甘心地出了程府。

  他这刚一走,顾南和张氏对看一眼。顾南也不走了,张氏也不收拾了,两人匆匆忙忙的来到王府。

  厉飞命人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凉棚,此时顾雅箬悠然的躺在软椅上,厉飞把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用竹签插着给她吃。

  顾雅箬正对着院门的方向,一眼看到两人进来,坐直身,“爹、娘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  厉飞脸色沉了下去,一边给她轻轻捶打后背,一边道,“你放心,我立刻让人把他打出京城!”

  顾雅箬好不容易止住咳,眼圈都咳红了,摆摆手,示意他别着急,问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顾雅箬恍然,“我说呢,他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来了京城,原来是包藏了祸心。我的小妹,岂是他能娶的?”

  当年,只有她去过春城,知道关珏为人如何,虽然这次来在他们面前有了改观,但人骨子里的东西怎么会刨除掉。

  关珏出了程府后,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宅子,而是和往日一样去了俏俏每日必经的路上。

  此时的他,心里懊恼的不行,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,却没有办成,如此一来,顾雅箬应该很快知道了,估计他这京城也待不了几天了。

  等到天黑,也没有看到俏俏的马车经过,让清琴去打听,才知道俏俏早就回王府了,是被厉飞身边的四个随从接走的,走的是另外一条路。

  王府内,俏俏早早的被接回来,还以为顾雅箬有什么事呢,到了玉兰苑一看,自己的爹娘也在,很是纳闷,“爹、娘,二姐,出什么事了?”

  俏俏撒娇的搂住顾南的胳膊,“二姐,你也知道,秦茹大嫂要生了,程骕大哥一刻不离地守着她,美颜馆里的事情全部交给我了。不过,我今日也是打算早点回家陪爹的。”

  “我正要说这事呢,你以后每日都要去美颜馆,我担心路上不安全,福来,福喜以后每日专门护送你。”

  她去美颜馆又不是一日两日了,怎么今日突然把她接回来,又突然对她说这样的话。

  “你姐夫说近日京城里不太安全,你一个小姑娘,更加要注意了。记住,以后不许单独出门,等过了这一段时日再说。”

  晚上,顾雅箬本想留顾南两人在王府的,两人不同意,顾雅箬又不放心,干脆和厉飞一起带着人住去了程府。

  第二日吃过早饭后,顾南便独自赶着马车走了。临走前,嘱咐张氏,等箬儿好一些,她想回家了,给家里捎信,他再来接她。

  一见面,刚要行礼,被顾雅箬口气不好的制止住,“别,关少主,我可受不了你的大礼。”

  顾雅箬直接不客气地说,“明白的告诉你,你想要娶俏俏,门都没有,关少主若是识趣呢,自己收拾东西走人,若是不识趣呢,我让人把你打出京城去。”

  关珏又是一噎,容貌无双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裂痕,直起腰身,也不等顾雅箬相让,坐在最近的椅子上,恢复了桀骜的模样,“世子妃,我并非是一时心血来潮,而是诚心求娶,关珏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如此喜欢过一个人,还望世子妃成全。”

  顾雅箬闲适的坐在椅子上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不客气了,“你喜欢,俏俏就要嫁吗?关少主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”

  关珏脸色沉了沉,从小被人捧惯了,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贬低过,声音也沉了下去,“世子妃是执意不同意吗?”

  然后又道,“我劝关少主不要打什么歪主意,别说这里是京城,就是在春城,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。”

  顾雅箬笑了笑,笑容中含着冷意,“关少主请自便,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,你若是敢对俏俏下手,我便有办法让厉飞去请旨,平了你们春城。”

  门口处,俏俏正好进来,想要跟他打招呼,嘴刚张开,关珏看也没看她一眼,径直走了出去。

  现在听关珏下令,并没有和往日一样去执行,而是小心翼翼的建议,“少主,您这样做恐怕不妥。”

  关珏一脚踢起脚边的一个碎瓷片,碎瓷片准确无误的插进了清琴的小腿里,鲜红的血立刻流了出来。

  清琴“噗通”跪下,“少主息怒,奴婢是觉得您若是那样做了,恐跟世子妃接下仇了。”

  “俏俏小姐毕竟是她的妹妹,你和世子妃结了仇,要想娶俏俏小姐,会更加难的。”

  “俏俏小姐现在还小,离及笄还有两年,我们可回去告诉夫人,让夫人帮您想办法。若再不行的话,世子妃总有懈怠的时候,到那时候我们在来京城抢人,会一举得手,毫无损伤。”

  关珏走的时候大张旗鼓,顾雅箬很快得了消息,眉头微皱,“这不像是关珏的做事风格,他打的是什么主意?”

  厉飞伸出手,把她的眉头抹平,“不管他打的什么主意,都不会得逞。你不用操心了,交给我就行,你安心养胎,什么也别想。”

  一连数日,风平浪静,派出去的暗卫也打探到,关珏已经回了春城,顾雅箬这才安下心来。

  顾雅箬想要过去看看,厉飞没让,独自去了,去了以后和程骕单独谈了一个多时辰,才从程府出来。

  厉王妃盯着左瞧右瞧,看她肚皮和自己当时有孩子时差不多,高兴的不行,“肯定是个男孩。”

  厉飞看着顾雅箬鼓起来的肚皮又开始害怕,恨不得她立刻生下来,直嚷嚷着什么都行。

  张氏早就回去了,没有让顾南过来接,顾雅箬派了人送她回去的,她临走时说等顾雅箬生产的前一个月会过来照料。

  秋清灵和周庚成亲以后没有留在燕州,跟着来了林山书院,照顾周庚的饮食起居,篱儿也跟着过来了,林仲、林邝留在了那边。

  费了好大的力气,爬到山上,见到秋清灵,告诉她顾雅箬有了孩子。秋清灵坐不住了,当下就要收拾了东西去京城。

  张氏劝她,“箬儿被照顾的很好,我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,等她生产前一个月我们再一起过去。”

  等张氏走后,给燕州去了一封信,除了告诉他们顾雅箬有了孩子之外,还捎去了不少的银票,让自己的两位嫂嫂帮着买一些补品和顾雅箬爱吃的东西给送京城去,毕竟清水镇太小了,即使她有银子,有些东西也买不到。

  秋老夫人下令,秋大夫人和秋二夫人行动,各种补品不要银子似的往家里搬。不出半日,买了一大马车,秋老夫人带着两个儿媳亲自来京城看望顾雅箬。

  见她都显怀了,最少四个月以上了,埋怨她不给家里说,要不是秋清灵给自己捎信,她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呢。

  顾雅箬亲昵的喊她,“我怕的就是你们知道了以后兴师动众的,所以才没敢告诉你们的。”

  秋老夫人佯装生气,“你是有娘家的人,有外祖家的人,你有孩子了,娘家的人不来看你,会让人笑话的。”

  一句话说的秋老夫人和秋大夫人以及秋二夫人心花怒放,破了功,连佯装都维持不下去了。

  厉王妃动了心思,派人去太医院喊了闫时过来,亲自领着她来到顾雅箬的院中,当着秋老夫人几人的面,笑意吟吟的说,“正好都在,让闫时给箬儿把把脉,看看是男孩女孩。”

  正合众人的心意,顾雅箬也没有意见,闫时认真的把过脉后,给厉王妃道喜,“摸着脉象,像是男孩。”

  太后也隔三岔五的派人补品过来,顾雅箬不愿意喝,又没法倒掉,哄骗着厉飞帮着喝了。

  厉王妃不知道,还以为她都乖乖的喝了,高兴的不行,直说顾雅箬一定会给她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。

  念儿也很听话,每日过来以后,都坐在顾雅箬身边跟顾雅箬肚子里的小弟弟说说话,允诺,等他生出来了,一定带着他出去玩。

  每到这个时候,顾雅箬都笑着摸她的头,“小弟弟不能太惯着了,他要是不听话,你就打她屁股。”

  这日,厉王妃又让人熬好了补汤,给顾雅箬送来,和往常一样,顾雅箬还是不想喝,补汤太腻了,喝不下去。

  他特意问过闫时,补汤还是多喝一些的好,所以他每喝三次,便让顾雅箬喝一次。

  厉飞不为所动,把补汤端到她嘴边,柔着声音哄,“听话,一口便喝下去了。”

  想到他喂的方式,顾雅箬脸色腾下红了,还试图挣扎,“我明日喝,明日我一定喝。”

  这样的方式顾雅箬已经用了无数次了,厉飞不上她的当,把汤碗端回自己嘴边,正准备喝在嘴里,给顾雅箬喂下去……’

  厉飞吓的手一抖,补汤撒了出来,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我让人喊闫时过来。”

  孩子又动了一下,厉飞感受到了,像受到惊吓般,猛然弹跳起来,手里的汤碗落在地上,“哗啦”一声响。

  顾雅箬笑得不行,眼泪都出来了,对他招手,“孩子是在给你打招呼呢,说明他非常喜欢你这个爹,你还不过来给他说几句话。”

  厉飞小心翼翼的在床边坐下,手发抖的放在了顾雅箬肚子上,酝酿了半天,恶狠狠的说出来,“臭小子,你敢再折腾你娘,看你出来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  转眼八个月了,顾雅箬肚子大的吓人,府中众人都提着心吊着胆,唯恐她哪一日早生了。

  顾雅箬气短的不行,走几步,便要停下,深深喘几口大气,但还是每日坚持在王府里走一圈。

  王府很大,依她现在这个样子,走一圈大概需要一个时辰,厉飞心疼,劝她不要走了,

  月曦把孩子托给沁儿照顾,回了王府亲自照顾顾雅箬,看她的肚子大一天比一天大,吓人的不行,觉得有些不对劲,让闫时再给把脉。

  闫时每天都来王府,早中晚各一趟,他也觉的顾雅箬的肚子大的不寻常,仔仔细细的给她把脉,把了一半刻钟后,额头上出了汗,看了屋内众人一眼,欲言又止。

  众人的心提了起来,厉飞心急,开口想问,闫时对着他摆手,示意他不要说话。

  足足过了一刻钟,闫时才把完脉,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,几乎瘫在地上,“世子妃怀的应该是双胎。”

  他每天都会给顾雅箬把脉,一直没有探查出竟然还有另一个孩子,按理说双生子的脉象和单胎不一样,可顾雅箬的脉象一直都没有异样,所以刚刚把出顾雅箬怀的是双生子的时候,他的手都是颤抖的。

  闫时心有余悸的喘着大气,试图想站起来,试了好几次,腿脚一直在发软,根本没有力气,索性坐在了地上,“世子不必太过于担心,世子妃的身体很是强健,生产时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  顾雅箬也有些惊住了,手放在肚子上,怪不的小家伙每次动的时候,都要好久才停下来,原来是两个孩子。

  唯一高兴的就是月曦了,可看着顾雅箬吓人的肚子,又十分担心,“世子妃以后可要小心点了,千万不要磕碰到。”

  她这一句话提醒了厉飞,第二日,又在府里走动的时候,在她平日经常走动的路上都扑上了厚厚的一层毡,脚踩在上面软软的,别说磕碰到了,就是翻个跟头也摔不到。

  还不止这些,厉王妃和静儿以及月曦每隔不远站在她毕竟的路上,随时防止她出现状况。白小姐开奖结果

  眼看着距离顾雅箬生产的日子差不多了,秋清灵去找了张氏,两人一起来了京城。秋老夫人也不放心,派了秋大夫人和秋二夫人过来。

  自此,顾雅箬走动的地方每隔几步远便站着一个人,全部胆战心惊的看着她的肚子,就好像她会随时生出来一样。

  厉飞已经紧张到睡觉都睁着眼睛了,只要顾雅箬动弹一下,哪怕是翻个身,他都能惊醒,一连声的问她,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

  一直劝说她们不要如此紧张,但没人听她的。顾雅箬不再相劝,该吃吃,该喝喝的,淡定的很。

  这日,风和日丽,吃过饭歇息了一会儿,顾雅箬照常去散步,厉飞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侧。

  走了大概有一半的距离,下腹一股温热流了出来,顾雅箬脸色变了变,停下,笑看着厉飞。

  顾雅箬话没说完,厉飞又蹭下站起来,弯腰抱起她就跑,声音凄厉,仿若出了人命一样,“母妃,箬儿要生了!”

  众人看到厉飞跌坐在地上,便察觉事情不好,刚要走上来,便看到厉飞站起来抱着顾雅箬没命的跑,吓坏了。

  厉飞卯足了力气狂奔,脑中嗡嗡作响,满脑子都是顾雅箬要生了声音,完全没有听到众人的喊声。“快,快去人拦住他!”

  周远从暗处跃出来,用尽了全身力气追了上去,跟在他身后用足了内力喊,“世子,你跑错方向了,那不是玉兰苑的方向。”

  没有料到他有这样的反应,众人都傻了,懵了,在后面乱作一团,全都朝着这边跑。

  一路回了玉兰苑,把顾雅箬轻轻放在床上,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,“箬儿,你怎么样?”

  宫中最好的接生嬷嬷,医女,哗啦啦的全部涌进来,看顾雅箬的情形,知道她要生产了,一边准备生产用的东西,一边撵他,“世子妃交给我们了,世子您先出去吧。”

  顾雅箬疼得额头上冒出了汗,厉飞紧张的帕子都没有拿,撩起自己的衣袖就给她擦拭。

  厉飞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顾雅箬的神色,看她疼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,急得直嚷,“不生了,我们不生了!”

  福来、周远等人都是男人,这个时候哪里敢进产房,府里的丫鬟又没有几个会武功的,听了厉王妃的话,所有的丫鬟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动。

  秋清灵和张氏一左一右立于床边,给她打气,“箬儿,坚持住,快了,孩子很快就要生出来了。”

  一阵强似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,顾雅箬没有像别人一样大喊大叫,紧咬着嘴唇,嘴唇很快被咬破了,鲜红的血迹流下来。

  厉飞醒来的时候,周围静悄悄的,昏迷前的情形入脑,脸上顿时没了血色,脑中一片轰鸣,全身不可抑制的抖了起来。

  厉飞慢慢的坐起身,缓缓站起来,有些踉跄的走到她的床边,愣愣的看着看着他。

  厉飞伸出手,俯下身,把她们娘三个轻轻的搂在怀里,低喃,“箬儿,有你们真好!”

  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
上一篇:我们希望有一个先进的中国,白小姐二码中特期期准 下一篇:纨绔王爷当众羞辱哥哥未婚妻下一秒未婚夫霸气出脚秒怂!

相关阅读

福马堂| 哪里有六合的准确网站呢| 2800开奖直播| 特区总站免费资料挂牌| 深圳心水福坛| 王中王救世网四不象图| 天线宝宝管家婆彩图| 六合同彩现场开奖| 彩图挂牌数码挂牌图| 香港马会现场摇奖直播|